換個姿勢看新聞,換個態度玩吐槽!— 揚州家園網
頁面二維碼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2020-02-26 18:09:00 瀏覽次數:613

導讀 : 文 | 智能相對論,作者 | 編程浪子風口上的柔性折疊屏,在疫情還沒有消失的節點,迎來了自己的小陽春。早在2月12日,三星發布了Galaxy Z Flip后,次日柔性屏概念股延續了1

(原標題: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文 | 智能相對論(aixdlun),作者 | 編程浪子

風口上的柔性折疊屏,在疫情還沒有消失的節點,迎來了自己的小陽春。

早在2月12日,三星發布了Galaxy Z Flip后,次日柔性屏概念股延續了10股漲停的狂飆突進態勢,維信諾、京東方A、領益智造等10只股票繼續漲停,老板笑得像個兩百斤的孩子。

24日晚,華為以線上發布會的形式推出了旗下第二款折疊屏手機——華為MateXs,讓各界對折疊屏手機的期待和探討達到了高點。

尤其是黃牛黨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感謝華為!疫情之后終于可開張了!”

在手機日漸同質化的今天,難得有一項新技術和產品能夠引起消費者、業界和資本的集體關注。

當然普通消費者也僅能看看而已,從一些流出的測評看,目前的折疊屏手機還不能讓人徹底滿意。

1、黃牛成了最大的贏家,各廠為何還要去折疊屏手機上扎堆

從目前折疊手機的產能、體驗、性價比、市場期待和技術成熟程度來看,折疊手機的概念意義和把玩屬性更大。

產能方面,由于日韓貿易戰的影響,日本限制了對韓出口氟化聚酰亞胺,導致三星Galaxy Fold生產受到直接影響,三星存儲的原材料只能確保3~4個月的零部件庫存量,所以在產能方面,作為一款旗艦手機Galaxy Fold也難以滿足三星全球供貨的市場需求,少量的產品有價無市,嘗鮮黨只能去尋找黃牛。

在體驗方面,12日發布的三星的Galaxy Z Flip,在宣傳中提到,這款手機是在業界首次實現折疊屏用超薄柔性玻璃UTG(Ultra Thin Glass)蓋板的量產和商用的產品。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圖:折疊后如同女性粉底盒的三星的Galaxy Z Flip

不過該手機隨即在一眾電子產品博主的測試下馬上翻車,傳出屏幕折疊后損傷、屏幕硬度低下等系列問題。

尤其在屏幕硬度測試環節中,硬度為2的指甲在屏幕上也可以輕易留下劃痕,要知道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金屬、地面砂石硬度都是4~6。

讓吃瓜群眾紛紛感嘆“三星太難!折疊屏太難了”!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去年發布的Galaxy Fold,在一群電子產品測評博主手上也出現了兩天就被玩壞的情況。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圖:某電子制品測評博主在推特上po出了他的Galaxy Fold損壞情況

售價高又不耐用,消費者望而興嘆,讓目前的折疊手機只能是少數人的玩物。

當然,也不全是壞消息。

在電子制品作為炫耀性消費品的價值越來越低的今天,售價動輒上萬元的折疊屏手機至少可以養育一類人——黃牛。

當然,柔性折疊屏手機,縱然有太多缺點,但各廠仍然前赴后繼地研發投入,必有原因,一向看中“黑科技”的小米都急不可耐地在微博上放出自家的折疊屏工程機,唯恐錯過。

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兩點,在下行市場爭奪領導權和關注度,以及提前對新技術進行消化和試錯排雷。

我們先說爭奪 “低赫希曼指數市場”領導權的問題。

根據IDC的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手機出貨量再次出現了下滑,消費者更換手機的速度顯著下降。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從市場份額來看,至少在安卓陣營,沒有某家占據絕對的領導權,三星和華為占據高端市場,小米、OPPO和vivo在中低價格區間占有優勢。

而獨立于安卓陣營的蘋果自成體系,擁有較高的品牌溢價和盈利能力。

所以,當前的手機市場是一個典型的“低赫希曼指數”的市場結構。

“赫希曼指數”是一種測量壟斷情況的綜合指數,取值在0~1之間,根據行業中不同企業市場占有率情況得出數值,如果市場中一家獨大,那么赫希曼指數將為1,而市場競爭呈現多強競爭的格局,那么赫希曼指數將會較低。

隨著單個消費者手機使用的年限逐步增加,手機各項功能逐步完備,手機體驗趨于同質化,而且技術突破進入瓶頸期的背景下,通過一項新興的技術吸引消費者的注意力,并且將自身品牌領導力和影響力進一步夯實,是各家大廠不可回避的產品策略。

即使這項技術尚未完全成熟,但是在這樣一個高競爭快迭代的市場環境中,消費者多年的決策習慣是以技術領先為最主要的判斷標準。對于在國際市場上競爭逐漸白熱化的三星和華為來說,落后就意味著出局。

在2014年收購摩托羅拉之后,聯想手機業務依然長期不振,2019年末主管常程跳槽小米,聯想需要以moto razr這樣一款有熱點話題刺激的手機來吸引消費者的注意力,在未來可能的風口上提前布局也是無可厚非。

我們再說技術掃雷,提前對新技術進行積累的維度。

技術不成熟不意味著技術沒有價值。比如大眾普遍認為第一款搭載了成熟可用指紋識別的手機是搭載touch ID的蘋果iPhone 5S,實際上早在1998年,西門子就展示了刮擦式的指紋識別手機,該機指紋技術來自Bromba公司,比蘋果整整早了一代。安卓陣營中財大氣粗的華為,直到2014年的Mate7才搭載上指紋識別。

從初步概念的提出和實現,到具備優質體驗、穩定性能的產品,這之間的距離比我們想象的要遙遠得多。而整個過程的研發、投入和整合必須要靠強力的資本才有可能推動,而且要提前布局。

對于市場飽和度越來越高的手機行業,提前積累新技術,整合供應鏈,并在實際產品中排雷,有助于在技術更新的關鍵節點提前拿出有競爭力的產品來。

2、手機不是柔性折疊屏唯一歸宿

如果說柔性屏折疊手機目前還處于技術積累的嘗鮮階段,那么擴大視野看,柔性屏是否有更廣闊的應用場景?“智能相對論”認為,答案在智能穿戴和更廣義智能設備。

1. 不可否認,手機屏是柔性屏的一個硬件應用場景,但手機屏也只是柔性屏最低級、目前最成熟的應用場景。從技術的成熟度到市場的接受度、再到供應鏈的準備上,柔性屏手機都具備推向市場的條件,但只是小范圍內的。這樣注定柔性屏未來的想象空間遠遠不是手機屏。

2. 從硬件的發展史來看,智能手機的出現是在剝離個人PC的功能,將人們的需求遷躍到移動端上。典型例子,以前QQ聊天和P圖要在電腦進行,而智能手機則讓用戶隨手可得,場景細分符合人的行為邏輯,懶惰驅動技術進步。

而智能可穿戴設備則遵循了同樣的邏輯,在將手機的功能遷躍到更加小巧便攜的穿戴設備上,以前計步、通話都離不開智能手機,而搭載了eSIM的智能手表將手機在運動或者忘記攜帶場景下的功能進一步剝離到智能可穿戴設備上。

柔性屏幕由于元器件小、攜帶方便,顯示驅動IC、FPC、Cover材料等模組配套等成本隨著供應鏈成熟具備充分的下降空間,柔性屏和智能穿戴設備簡直是天作之和,柔性屏幕應用于智能可穿戴設備上,可以從設計語言和產品形態上給我們更多想象空間。

可折疊手機喂肥了黃牛,但柔性屏的未來從來不止手機

圖:EmoPulse Smile的腕表智能手機

3. 早期的科幻電影中,外星人或者未來人都會穿著一身銀色反光的緊身服裝來展示科技屬性,這種流派的美學風格后來被蒸汽朋克所影響并滲入到大眾文化中。

目前來看,古典科幻中滑稽可笑的設計實際上是合理的,現代社會個人自我展示的需求越來越強,電子產品“上身”是不可避免的消費趨勢。

在兩年前,美國本土就發布了一款眾籌產品Pix像素屏幕動態背包,背包采取了價格低廉的LED點陣屏幕,隨著柔性屏的成本下降,類似的產品被用在衣帽服飾、箱包、家居、閱讀設備等展示個人特性的定制化產品上,將會有非常好的效果,所謂智能設備的范疇會更加擴大。

在折疊屏手機的熱潮中,各廠可能采取何種策略?

喬布斯曾說過“人們不知道想要什么,直到你把它擺在他們面前”,從第一代iPhone開創了智能手機的基本框架后,智能手機的基礎架構實際上并沒有改變,近十年來手機的變化都是在之前框架上修修補補。

可折疊的手機讓我們在電子制品上體驗了久違的“科技感”,在折疊手機發展過程中華為、三星兩家占據安卓陣營最大份額的廠商毫無疑問會繼續大量投入,以較高頻率更新產品,補完設計上的缺陷,尋找產品成本和消費者需求中的最佳平衡點,同時等待技術供應商在材料成本和技術上的突破。

而蘋果一貫本著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在關鍵技術沒有突破之前,不會貿然發布一款不成熟的產品。但是將來柔性屏技術一旦迎來關鍵的突破點,蘋果又會不會和歷史上每一次所做的一樣,發布的產品立馬對業界產生巨大震動?

在折疊手機前景尚不明確的當前,“智能相對論”更期待的是柔性屏技術在智能穿戴設備上有更多的創意產品出現。市場上對柔性屏幕的需求越多,也意味著柔性屏幕的爆發點就會越早到來。

更多互聯網 相關推薦
評論
頭條新聞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
pk10彩票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