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姿勢看新聞,換個態度玩吐槽!— 揚州家園網
頁面二維碼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人民網國際觀察 未來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加深信任?

2020-07-03 19:36:52 瀏覽次數:598

導讀 : 人民網國際觀察:未來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加深信任? 何蒨在就“集體免疫”為何沒有在西方國家普遍實行、西方國家又是如何因新冠疫情對中國“兩步走”“甩鍋”進行分析后,記者再次就新冠疫情后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恢復并加深信任的問題采訪了國際出版人

(原標題:人民網國際觀察 未來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加深信任?)

人民網國際觀察:未來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加深信任?


何蒨

在就“集體免疫”為何沒有在西方國家普遍實行、西方國家又是如何因新冠疫情對中國“兩步走”“甩鍋”進行分析后,記者再次就新冠疫情后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恢復并加深信任的問題采訪了國際出版人、上世紀60年代最早將中國共產黨思想在歐洲翻譯出版的尼爾·安德森(Nils Andersson)先生,請他就中美、中歐關系走勢及未來中國在國際關系中面臨的挑戰進行深入探討。

新冠疫情引發國際力量平衡變動

尼爾·安德森指出:“新冠疫情無疑加深了中國、美國與歐洲國家的緊張關系。因為在疫情控制上,中國率先采用了全民隔離措施,并證明其有效,歐洲國家不得不采取同樣的措施,但這對歐洲經濟的影響難以預估。部分歐洲國家也曾嘗試其他途徑,例如群體免疫,避免牽連經濟,但因新冠病毒危險,這些國家最終也不得不妥協,采納隔離措施。當西方國家發現中國把隔離作為唯一有效抗擊疫情的方法,并獲得世界衛生組織支持時,無疑就引發這些國家與中國及世衛組織之間的爭議?!?/p>

在尼爾·安德森看來,西方的抵觸立場,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隔離措施并非由西方國家提出,且這種措施也與西方社會個人主義文化習慣相左,加之西方國家固執的認為,解決疫情的有效手段應當由西方國家給出,而不是被動接受非西方國家提出的方案。

但是,尼爾·安德森也強調,中美、中歐關系緊張的真正源頭并不在此,而是隔離引發的經濟停滯及其后果——國際關系力量平衡的變化。他指出:“中國因為率先采用隔離,經濟不得不暫停,美國與歐洲很快就體會到了中國經濟暫停的后果。隨著疫情蔓延,歐美形勢不斷發酵,西方主要經濟體都受到了疫情的直接影響,甚至連那些沒有嚴格執行隔離的國家,也同樣面臨嚴重的經濟與社會危機?!?/p>

尼爾·安德森指出:“為了緩解疫情帶來的危機,美國、歐洲、歐盟和各國央行動用了大量金融手段,但是中美之間應對疫情的不同態度引發對立局面,改變了兩國的力量平衡,歐洲國家因為對美國多有依賴,很快出現了批評中國的偏激輿論。此外,西歐國家在某些領域(如醫藥)對中國的依賴,更使得偏激輿論擁有市場?!?/p>

尼爾·安德森強調:“特朗普的行為確實動搖了美國與歐洲的關系穩定,也傷害到了歐洲的利益,但是歐洲與美國從歷史淵源、經濟、政治制度方面都聯系緊密,加之鼓吹新自由主義的‘大西洋主義者’不斷影響歐洲,所以歐洲與美國仍在同一陣營?!?/p>

但是,根據尼爾·安德森判斷,一旦進入危機,美國和歐洲很容易出現各自為政的情況,歐洲國家的立場也不會一成不變。此外,歐洲國家之間的競爭,也妨礙他們與美國保持全然一致,所以歐洲也會在具體協商中采取與中國合作的姿態。

反華輿論源于西方單邊主義話語霸權

面對疫情引發西方的反華輿論及對大眾的影響,尼爾·安德森提出了他的見解,他認為:“盡管歐洲國家彼此相似性很大,但各國的公眾輿論形勢卻不雷同?!彼f:“西方國家領導人的言論會影響國民,媒體也會對大眾產生影響,甚至‘操縱’大眾的看法,這是因為西方媒體多為私營,占輿論主流地位,常常比公共媒體對中國的態度更具侵略性,在這種形勢下,西方大眾很難不受當地媒體的引導?!?/p>

但是,尼爾·安德森也強調:“西方媒體反華的輿論與這些國家政客的意識形態不謀而合,這些政客將自由主義、個人主義與集體社會對立起來,反對共產主義,指出共產主義代表缺乏自由和不尊重人權,這種話語特征從19世紀在西方發展,直至20世紀90年代形成國際話語霸權,目的就是捍衛西方國家的利益?!?/p>

尼爾·安德森指出:“任何來自西方的政治言論都有其解放功能和異化結果,個人主義、殖民史、西方文化優越性、反共產主義,這些就是具有異化作用的西方話語霸權根源,這些言論阻礙了西方大眾客觀評價中國的可能。西方國家之所以針對中國發動輿論戰,目的也是加深西方大眾的反華情緒,尤其當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強大的兩個國家之一?!蹦釥枴ぐ驳律J為,西方話語權造成的意識障礙將很難克服,尤其是近30年來,這種單邊主義話語權盛行的局面始終沒有改變,已經深深植入西方社會的大眾意識。

在尼爾·安德森看來,特朗普也是此次國際反華輿論的重要組成部分,哪怕他無法連任,無論美國哪個黨派上臺,核心問題仍然是美中力量平衡,美國的對華策略不會發生改變。假如特朗普無法連任,歐洲與美國新一屆總統只會加強合作,美國的影響力在西方輿論場中仍然強大,無法忽視,這也是美國軟實力的表現。

未來中國如何與西方國家建立互信?

雖然西方國家單邊主義話語霸權仍在,尼爾·安德森認為,西方大眾輿論的立場也并非一成不變。他思考的問題是:“西方的輿論可能朝著對華更為中立的立場轉化嗎?”他的回答是:“這將取決于西方國家的內政外交?!彼麖娬{:“由于習慣的力量,疫情結束后的世界不會與之前有什么不同,變化很難在短期發生,但疫情的重要性與嚴重性,以及各大洲人民所經受的隔離,都會對未來的年輕人產生深遠影響?!?/p>

尼爾·安德森指出:“西方國家的社會環境是決定因素,法國及歐洲的年輕人只經歷過新自由主義經濟,他們現在面對的社會環境愈加艱難。對這些年輕人來說,未來的大門已經被關上了,充滿不確定性,他們也極易陷于不平等境遇,更容易受到生態危機及疫情的影響。因此,如今的西方年輕人與老幾代人的想法都不同,他們對民族與國家之間的關系會有不同的觀念?!?/p>

這是怎樣不同的觀念呢?尼爾·安德森認為,未來的世界正面臨著兩大可能的趨勢——對集體感受的喚醒,或是對個人主義訴求的放大。他強調:“讓集體化的訴求高于個人主義的訴求,這將是未來最重要的挑戰?!?/p>

在這個問題上,尼爾·安德森認為有一道“意識的墻”要被打破,也即歐洲人(包括年輕人)所受到的自由主義雙重異化的思維狀態,例如他們信奉的個人主義、反共觀念,以及潛藏在西方精英意識里的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觀念。尼爾·安德森強調:“這種雙重異化的思維更體現為一種情緒,這種情緒認為,中國和新興國家的經濟發展對西方國家的特權構成了威脅?!?/p>

尼爾·安德森指出:“西方人還無法接收的事實是,近五個世紀的西方統治歷史(首先是歐洲中心論、其次是西方中心論)使得歐洲及北美國家的治理方式與亞、非、拉地區的國家治理方式有著根本的不同?!?/p>

因此,在尼爾·安德森看來,要想扭轉這一失衡的歷史進程、恢復并加深中國與西方國家的互信,就必須采取一種能夠促發西方人的集體感及互助理念的方式,保持開放,強化多邊主義,反對社會不平等,包括在國際關系實踐中,通過重建社會與社會之間、人民與人民之間的團結互助理念,改變人們的思想和意識。

尼爾·安德森強調:“重要的是證明,不管是國際關系中的政治或經濟領域,對立局面不是必須的,各國可以本著更為公平的精神,避免先入為主的觀念,削弱‘強者更強’的姿態,因為這并非是唯一支配世界人民與國家之間關系的法則?!?/p>

尼爾·安德森也承認,這項任務十分艱巨,并且需要很長時間,因為減少或消除“大西洋主義者”的影響十分困難——這些“大西洋主義者”正在刻意加劇中國與西方的經濟及軍事矛盾。尼爾·安德森也回到了修昔底德,并認為修昔底德判斷也符合如今的時代特色,正如他所指出的:“修昔底德在觀察雅典與斯巴達的對抗時,強調一個占統治地位的國家看到其霸權受到崛起大國威脅時,會通過戰爭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樣的歷史教訓,也將會是中國與世界未來要面臨的重要挑戰?!?/p>
責任編輯:覓風

標簽: 揚州資訊
更多揚州資訊 相關推薦
評論
頭條新聞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
pk10彩票玩法技巧